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倘佯台灣古道,一篇秒懂「台北猴硐大粗坑」與小美國礦村的淘金年代

2019-07-17 09:00
text Wei / photo 張晉瑞
大粗坑古道/淘金/瑞芳/台灣

走入猴硐的大粗坑古道,探訪台灣淘金年代的舊日痕跡。曾經繁華富庶、被稱為小美國的礦村,如今掩埋在荒煙蔓草之下,只待旅人發掘其中故事。

大粗坑古道/荒煙蔓草/瑞芳/台灣

《多桑》、《戀戀風塵》、《無言的山丘》…導演吳念真早期所拍攝的幾部電影,皆以他童年生活過的礦村為背景,講述一個消逝於歷史進程之中的台灣年代。那個存在於吳念真回憶之中的淘金聚落,如今沉默地藏身於大粗坑古道的荒煙蔓草,不復昔日被稱為「小美國」的熱鬧繁華。

大粗坑古道/猴硐文史工作室/瑞芳/台灣

走讀台灣黃金歲月

健行大粗坑古道,由猴硐文史工作室的周章淋老師帶領,周老師亦是大粗坑礦村出身,對當地的興衰更迭知之甚詳,還曾出版過老礦工的口述歷史。

大粗坑古道/路標/瑞芳/台灣

古道位於猴硐,沿大粗坑溪蜿蜒攀附在大粗坑山山麓,接瑞雙公路通向九份、金瓜石。在猴硐火車站下車,自九芎橋入山,經猴硐國小廢棄校舍、淡蘭橋、梳子壩後向左續行,即抵達大粗坑古道的入口。

大粗坑古道/金礦之旅/瑞芳/台灣

1891年台灣巡撫劉銘傳修築台北至基隆的鐵道,意外在八堵河段發現砂金,淘金者於是上溯基隆河尋找金礦所在,1894年發現位於大粗坑山的礦脈,因礦體形似金瓜,得名「小金瓜露頭」。可以說我們腳下的每一步,都踏在先人尋金的足跡之上,故周老師形容這條古道是一趟「金礦之旅」。

大粗坑古道/岩石層理/瑞芳/台灣

繞行古道,一側山壁剝落後的岩石層理清晰可見,這一帶皆是沉積的砂岩地質,劇烈的造山運動將其推出地表,岩石被擠壓出斑駁節理。沿道植生蓊鬱,若是三、四月前來,滿山可見冰河時期遺留至今的國寶樹「鐘萼木」的粉紅小花。

大粗坑古道/萬善堂/瑞芳/台灣

疏枝長草的掩映下,隱約可見下方谷地有一座廢棄的礦坑,這是台灣最後的礦坑「昇福坑」,直到2000年才廢礦。其後又經一座小廟「萬善堂」,建於1899年(明治32年),祭祀死於開礦的無主孤魂,沿道零星可見幾座磚造的廢棄屋舍。

大粗坑古道/淘金/瑞芳/台灣

周老師說,聚落移民一開始就地取材、以工換工建屋,後來淘金致富,便雇長工挑磚上山建磚舍,磚縫填土夯實以防蟲蛇,屋頂卻是用木板和油毛氈搭成,颱風一來就吹壞,一年至少得重搭一次屋頂。

大粗坑古道/猴硐國小大山分校/瑞芳/台灣

從小美國步行到小上海九份

步道中段,來到位於聚落中心的「猴硐國小大山分校」廢棄校舍。1940年設猴硐公學校(其後的猴硐國小),1949年於礦村設立大山分校,1978年因礦村沒落而廢校,吳念真和周老師曾在大山分校就讀至小學三年級。

大粗坑古道/小美國/瑞芳/台灣

周老師在不遠處的洋房廢墟(過去是村中唯一的柑仔店)停下腳步,開始憶當年,分享他童年在此生活的趣事。原來過去礦村被戲稱為「小美國」,此地居民常步行至因茶室酒家林立而有「小上海」之稱的的九份,尋歡作樂、一擲千金。

大粗坑古道/陸橋天梯/瑞芳/台灣

爬上一道陸橋天梯,接入102縣道瑞雙公路,前進小金瓜露頭。歷經多年炸石採礦,今日的小金瓜其實更像一隻河馬,幾處礦坑或許是怕人偷入,皆填入砂石。此處視野開闊,前方可見金瓜石小鎮與北海岸。

大粗坑古道/午後將雨/瑞芳/台灣

午後將雨,天色陰沉,大冠鷲半空盤旋,雲霧在海天交界之處翻湧,山風獵獵,吹出幾分時移事易的滄桑。下山又經大分國小,偶遇一群熱心鄉里的志工正搭建給登山客用的避雨棚和公廁。

大粗坑古道/老照片/瑞芳/台灣

一人遞來幾幀礦村的老照片,說最盛時期約有三百六十餘戶,一眼看去都是高低屋舍,廢村後又遇火燒山,隨著芒草瘋長掩蓋了一切痕跡,也象徵台灣曾經輝煌的淘金年代一去不復返。往事不可追,但只要有人走在這條古道上,這座因淘金而生的聚落就永遠不會被忘記。

大粗坑古道/淘金/瑞芳/台灣

大粗坑古道
assess 出猴硐車站,過基隆河至九芎橋,轉進半嶺路沿大粗坑溪步行,抵淡蘭橋後向左續行,經福德宮,抵達大粗坑古道口。

在地導遊 周章淋
中華民國建築經營協會登山隊隊長,亦從事文化導覽志工培訓,爬山經歷51年,熱愛講述山徑古道的文史軼事。著有《黑金的故鄉‧猴硐》,曾任猴硐煤礦博物園區的創意整備及文史考據和礦工節的策畫。
web blog.xuite.net/chou4688/twblog1
FB @HouDong.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