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京都両足院瑜伽坐禪初體驗,坐禪居然還要被杖打?!

2019-09-16 09:00
text MOOK / photo 周治平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打坐/杖打/京都

從一數到十。雙腿盤起、雙掌交捧置丹田下、眉目低垂,全身的肌肉自半闔的雙眼起一層一層地往下放鬆,感受力氣像海潮一般退去,眉心、嘴角、肩膀,以下。感受脊椎昂然挺立的自然舒暢,接受冬日凝凍的空氣沁入心脾,耳畔響起晨光中的啁啾鳥鳴,雙瞳映照滿園的綠。住持緩緩走過長廊,而我只是靜靜地凝視木頭地板上、一個節孔裡的大千世界。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日式庭院/京都

為了想看到什麼、尋找什麼、得到什麼,所以出發,這大概是旅人之所以不等同於觀光客的原因之一,所以總是處於「想要抓住什麼」的急切狀態。同樣都是接收這個世界的熙來攘往,坐禪,卻是要你接受,然後放下。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楓紅/京都

「日文裡『頑張る』(努力)這個詞,自古有『讓精神與肉體變強』之意。現代人的生活,也總是被鞭策要更努力、更專注!這樣心與腦都被塞滿,要怎麼感受幸福?而坐禪,就是一種接受與放手的練習。」臨濟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兩足院住持伊藤東凌先生說道。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日式庭園/京都

瑜珈中體會禪

旅途中放緩腳步,隆冬時節與伊藤先生一晤。兩足院位於建仁寺腹地內,環境清幽、別有一番天地。伊藤先生先帶領我們穿過寺舍與坪庭「閼伽井庭」,迂迴之後映入眼簾的,是本堂外的枯山水「方丈前庭」,松木、嶙石,濡濕的苔原散發瀅瀅光澤,本堂供養著阿彌陀如來,香煙裊裊。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住持/京都

拐過簷廊進入書院,自聯翩的玻璃障子向外望,池泉迴遊式的「書院前庭」宛如卷軸般展開,草木扶疏、流水蜿蜒,饒有趣致。今日坐禪就在本堂前進行,瑜珈則是在書院內,無論是哪個角度,都伴隨著自然的因子在四季遞嬗間律動,動靜自如,取之師法自然。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珈禪/暖身/京都

兩足院的坐禪與瑜珈體驗歷時130分鐘,先做70分鐘的瑜伽,爾後是1小時的坐禪。「對一般沒接觸過坐禪的人而言,突然要你開始坐禪,任誰都會緊張或是怕做錯吧!好不容易有坐禪的機會,卻太過緊張而全身緊繃,這樣不是很可惜嗎?先做瑜珈,跟著老師調節呼吸與節奏,把心跟身體都緩下來、柔軟下來,這樣更能夠進入坐禪的狀態。一般人對坐禪懷有畏懼,所以才想結合其他的活動,讓坐禪更容易親近。」伊藤先生解釋道。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暖身/京都

是為坐禪而瑜伽,老師便從基本的呼吸法與暖身開始:15分鐘調節呼吸與熱身、中段開始一步步地難度往上調,最後15分鐘再緩緩地下坡,慢慢讓身體靜下來。冬日的微雨天,眼前是濃墨淡彩、松風環翠之境,若是夏天,泉畔開著雪白的半夏生,更當是何等風情。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暖身/京都

第一次在塌塌米上做瑜伽,隨著老師延展四肢,伸向一片隆冬最後的綠,再深深呼吸進靜寂。時聞瑜伽入涅槃之境、自外於一切,但在此時此刻,只感受到全身每一寸在貫通,每一種觸感都分外敏銳,塌塌米的質感、木頭的紋路、乾爽的暖氣裡身體漸漸地放鬆,感受一切。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暖身/京都

瑜珈在身體的鍛鍊之餘,亦講求心靈層次的挖掘。在瑜伽中舒展身體、釋放忙碌擾嚷的心靈之後,再於坐禪中學習收與放,瑜伽與禪,兩者殊途同歸,卻又互為表裡。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燒香/京都

不去思考的練習

瑜伽結束後稍事休息,於坐禪之前先捻香。在日本是以「燒香」代替線香,由住持帶領將香爐旁的燒香捻一撮撒入炭香爐並鞠躬,然後在走到本堂外向外鞠躬。但如果非佛教徒又該如何?「我們不會強迫非教徒行禮,不過像很多外國人來這裡,都會把參拜當作日本文化的一種,入境隨俗地體驗參拜。」伊藤先生說道。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梆子/缽/京都

捻香完畢,開始說明坐禪的流程:坐禪必須要將周圍的干擾降到最低,所以會擊打梆子為記,一聲梆子四聲缽響之後開始坐禪,12分鐘後再以兩聲梆子作結,休息五分鐘後再一輪,實際坐禪時間為24分鐘,中間不說話,住持亦不會下指令。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開示/京都

「那麼會被杖打嗎?」看我很害怕地問道,伊藤先生笑笑說道,「那是電視上演的啦!平常我們幾乎都不會施行杖打,除非你打瞌睡的太誇張,基於提醒,會輕輕用杖敲你的肩膀。可是有不少日本人喜歡被杖打喔!因為對他們來說感覺就像是搥背、很舒服的!」如果想要被杖打,其實只要雙手合十,便代表請求住持給予提醒。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打坐/京都

接著實際體驗坐禪:坐在簷廊上面對方丈前庭,雙盤腿、挺直腰桿,左手圈右手拇指、疊放在腿上,放鬆肩膀,雙眼半閉,「只是看,卻不思考,是眼睛半開闔的目的。如果睜大眼睛看,便容易受到干擾,但是如果全閉,在黑暗中又很容易進入幻想世界,反而思緒更亂。」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打坐/京都

伊藤先生進一步說明道,「坐禪不是要你拒絕外界的一切,正好相反,它要你接受,無論看到什麼、聽到什麼、聞到什麼,只是接受、不加以評斷,然後再放下。聽到鳥叫、庭園裡有人在灑掃、冷空氣凍著臉與手腳,在心中想像用雙手接下它,然後再雙手往下放下它。」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打坐/住持/京都

「在心中從一數到十,接受、放下、接受、放下,放下了十個再從頭開始。如此循環。讓所有的事物、感受,僅僅是流過你的身心。甚至也不是與自己對話,而是藉由接受與放下的練習,內觀省自身,與自己的生命相繫。」「坐禪,其實是照見自我。」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打坐/杖打/京都

日文裡的「命」,除了生命以外,還有形而上的精神層次,尋求與自身生命的聯繫,就得要先放下。端坐在簷廊上,視線落在木頭地板的一個節孔,任由眼前庭園,無論是良辰美景或是蕭索冬景都與自身無涉,甚至是「摒棄」這樣的念頭,都是無謂的。只是越是想讓萬事萬物無滯無礙地流貫身心,捨棄對事物的評判同時便是失去對事物的掌控,漫無章法的斷簡殘篇不斷自潛意識裡浮出水面,在一到十之中跌跌撞撞。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打坐/京都

大腦告訴自己要接受並放下,卻怎麼靜不下心來,感覺像是面對一個要出清存貨的龐大倉庫,卻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觀看自己其實是很令人畏懼的。事後我把這短短十幾分鐘的滯礙說出來,伊藤先生微微頷首:接受與放下不是一個意念,而是一種行為,「漸漸地,你會感受到自我意識開始稀薄,直到為心留下一個空間,才有餘裕感受幸福。」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坐禪/瑜伽禪/茶與法話/京都

雙向的交流

最後是茶與法話時間,大家喝著茶與住持閒聊,「法話」雖是說法,伊藤先生的法話時間更像是在「人生相談」,內容五花八門,有些人會詢問在家坐禪的基本注意事項、有些人會把心中苦惱與住持分享,若是說法,伊藤先生會以四時景候為題,「像是深秋,看著庭院裡的紅葉,我就會藉由紅葉的飄落,闡述生命裡必然的放下。我們的生活,總是在一種『不努力不行』的狀態中,我希望藉由這樣法話地分享,讓大家可以更『慢活』。」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住持/京都

伊藤先生的法話無疑更像一種雙向的交流,這或許與其出身於教育專業有關:自大學教育學系畢業後,先進入其他寺廟修業三年,亦累積留學經驗,回到家業兩足院後,開始以各種體驗讓人親近佛法的嘗試,「我本身就喜歡與人接觸。如果叫我馬上就開始講道,反而會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可是藉由這些體驗,我們可以分享、可以經歷,比起教育,更能與人接觸。」伊藤先生說道。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京都/慢活/圓滿

或許說學習太沉重,短短的體驗卻已經讓人體悟到,要摒除過往慣習,重新演練自己的生存狀態,是多複雜的命題,一切卻是對單純的渴望驅策著我們,回歸初心。或許這也是出身教育專門、卻走上住持之路的伊藤先生,對坐禪的期許,「對我來說,坐禪,是比教育來得更純粹的東西。」對著滿園的綠與寂靜,伊藤先生如是說。

臨済宗大本山建仁寺塔頭両足院
add 日本京都市東山區小松町591建仁寺山內
tel +81-(0)75-561-3216,電話諮詢時間10:00~16:00。
fax +81-(0)75-561-3270
web www.ryosokuin.com
note 1.可透過電話、傳真或官方網站申請頁面預約。
         2.除坐禪與瑜珈體驗外,兩足院另有其他結合各類活動的坐禪體驗,唯各項體驗針對外國人僅提供團體預約,基本上十人方可成團,預約時段為單一團體所有。請於預約時與伊藤先生洽談日程與期望內容。可與伊藤先生以英文溝通,體驗課程亦提供英文應對,請於申請時提出需求。
         3.體驗內容、所需時間、料金等官網所載事項為範例,細節請洽兩足院伊藤先生。又,各種體驗最後人數確認與取消期限為預約日三日前。
         4.兩足院為建仁寺塔頭之一,「塔頭」為紀念開山祖或得道高僧而建,兩足院與建仁寺同宗而各自獨立,故相關事宜請逕向兩足院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