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奢華遨遊,一個人的亞得里亞海三國旅行

2018-02-10 14:00

text & photo 林志恆

克羅埃西亞

孤身一人背著相機、腳架,從北邊的斯洛維尼亞,一路穿越克羅埃西亞狹長的陸地和島嶼,中間過境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終抵南方國度蒙特內哥羅。從飛機換火車,火車換巴士,巴士換輪船;有時開著租來的車,上火車、渡輪,從一座島跳過另一座島,從一座海灣轉過另一座海灣…

 

聖母升天大教堂

再見札格拉布

首都札格拉布依然是我的第一站。地面電車穿梭如昔,沿著軌道邊而行,秋陽把路樹、老屋染得一片金黃。卡普托(Kaptol)山丘上的聖母升天大教堂依然是最顯眼地標。

聖馬可教堂

上城區聖馬可教堂屋頂上那童趣的馬賽克鑲嵌圖案也翻修過了,在一晴如洗的秋空下,顯得更加簇新。

塔克拉齊切瓦街

上回來時,塔克拉齊切瓦街還在大興土木、塵土飛揚,如今已是成排的咖啡座,兩旁雕琢精巧的巴洛克式建築立面,更添浪漫。

史特羅斯馬耶羅夫步道

沿著上城南緣來到史特羅斯馬耶羅夫步道,石頭拼組的步道、古樸的路燈、翳天的行道樹,還有一張諧趣的人形銅雕座椅,那是克羅埃西亞詩人Antun Gustav Matoš雕像。秋天夕陽把Matoš的銀白雕像照得金光閃閃,朔風吹得滿地落葉蕩來蕩去,沒有嘈雜的遊客,只有三兩情侶壓過枯葉的窸窸窣窣聲響…

多拉茲市場

儘管沒有受到大量遊客眷顧,然而我更喜歡札格拉布這個更貼近克羅埃西亞人生活的城市。光從多拉茲(Dolac)市場占據歷史城區中心一大片最重要位置,還有周邊林立的街頭咖啡座,便能瞭解札格拉布市民多麼在乎把民生擺在第一順位。

馬克西米爾森林公園

而看建築、逛博物館、徘徊在波西米亞式的悠閒街頭,或者沉浸在馬克西米爾(Maksimir)森林公園的一片綠意,愈是走入札格拉布人的生活,愈不捨離去。

盧布里亞納河

小卻迷人的斯洛維尼亞

這次和札格拉布相處僅僅不到兩天時間,就得暫時告別克羅埃西亞,向下一站前進。一早天色還一片靛黑,便拖著行李趕頭班火車前往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里亞納(Ljubljana)。走出車站,才幾步之遙,便已進入市中心。碧綠的盧布里亞納河從巍巍的山丘城堡腳下悠悠走過,把市區一分為二。

盧布里亞納河

河兩岸到處坐著喝咖啡、吃早餐的上班族,河的右岸是中世紀混合巴洛克式的舊城區和古堡,左岸則是新古典融合新藝術風格的新城區,以及占地遼闊的公園綠地。

盧布里亞納河

雖然用兩條腿就可以在半天之內走完全城,但別小看了這座小首都,盧布里亞納到處充滿迷人的巴洛克、新藝術建築和雕塑,以及高密度的博物館、藝廊、劇院、圖書館、大學和文化活動,其可看性之高,也遠遠超過你對一座迷你城市的想像。

布列德湖

而它的國土面積雖僅台灣一半,旅遊氛圍卻十分多元。早上還在朱利安‧阿爾卑斯山區(Julian Alps)山徑健行,或者在布列德湖(Lake Bled)划船。

戈里查‧博達

下午就來到喀斯特地區,欣賞全世界數一數二壯觀的溶洞奇景,或者在戈里查‧博達(Goriška Brda)的葡萄園品酒。

皮蘭

到了傍晚上,就可以驅車來到亞得里亞海濱的皮蘭(Piran),一邊欣賞落日美景,一邊享受海鮮大餐。

普列提維切湖國家公園

克羅埃西亞的天堂顏色

再回到熟悉的克羅埃西亞,一人開著車,從達爾馬齊亞(Dalmatia)北部的普列提維切湖國家公園(Plitvice Lakes National Park)、旭本尼克(Šibenik),到中部的斯普利特(Split)、特羅吉爾(Trogir)、赫瓦爾島(Hvar Island),最終抵南部的杜布洛夫尼克(Dubrovnik)。

克羅埃西亞

克羅埃西亞不愧為旅遊大國,不論來幾次,每次都有驚喜。風景圖片裡,那層次分明的海水、透藍得讓人起慄,那夕陽下榴火般的古城紅瓦,那一座座濃綠欲淌的島嶼,還有熾白沙灘、金色城牆、桃色的雲、紫色的霞、翡翠綠的湖水……似乎只在天堂,才找得到這些顏色組合。

赫瓦爾島

開車在達爾馬齊亞海岸,既美麗又驚險,尤其在赫瓦爾島(Hvar),不少路段僅容一輛車身寬度通行,公路下就是萬丈斷崖,往下望,綠色山脈就像裙擺一樣,一層層插入湛藍海水。

杜布洛夫尼克

克羅埃西亞的最後一站是杜布洛夫尼克,儘管來第三次了,它那古城美麗的身影,就算舊地重遊,仍然震撼性十足。然而行程還沒結束,這次我還要開著租來的車子,繼續往南走,來到2006年才獨立的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又名黑山共和國)。

科托爾灣

蒙特內哥羅驚險黑山行

有人說如果杜布洛夫尼克是你美好假期的終曲,那麼蒙特內哥羅就是同場加映的安可曲。從克羅埃西亞過了邊境,不論路況、屋況,還是基礎建設,都遠遜於克羅埃西亞達爾馬齊亞海岸這個前南斯拉夫的超級樣版。在這裡,我也經歷了兩趟驚險的公路駕駛。

科托爾灣

其一是科托爾灣(Bay of Kotor),曾經被選為全世界最美麗的25座海灣之一。從杜布洛夫尼克過了邊境,一開始還平凡無奇,但隨著愈來愈深入灣區,兩旁的高山愈來愈陡,灣中有灣,美麗指數也跟著破表,此處就是地中海唯一的峽灣地形,儘管從地理學嚴格的定義仍有爭議,但一般情感上還是認為它就是峽灣。

黑山公路

另一段驚險歷程則是在黑山懸崖之間盤繞,人們常說,台灣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蘇花公路的清水斷崖,總是挑戰駕駛的技術和膽量極限。

卡夫塔特

旅行終曲

旅程最後一天,從蒙特內哥羅開回克羅埃西亞。由於離起飛時刻尚早,特地開車繞到杜布洛夫尼克南方的度假小灣卡夫塔特(Cavtat),靜靜待在港口邊棕櫚樹下的露天咖啡座,看著群山環抱、遊艇擺盪的海港美景,也沉澱長時間南北奔波的浮躁與不安。

此刻,眼前不斷刷過一路以來,所遇到的人、物、景,仿若一場夢境。雖然氣力早已耗盡,旅行過程不時興起一陣陣孤獨感,然而回顧那超過12,000張、80G容量的影像、滿滿一本的採訪筆記…那種裝滿行囊的滿足感,還有準備打道回府的興奮情緒,此時再也無心留戀那絕色海景,立刻發動汽車引擎,直奔機場。

│未成年請勿飲酒│

 

8月號 旅人誌 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