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

假期走春,一家三口的陽明山同畫會

2019-02-22 14:00

text MOOK / photo MOOK

劉旭恭/許增巧/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這對因繪本而結緣的夫妻,都擁有台大高材生光環,也都因為喜歡畫畫而不停畫著,甚至創作出故事繪本。出門時總是邊玩邊畫,連四歲的阿棣也有模有樣地跟著畫,頻頻讓路過的人稱讚不已。

劉旭恭/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畢業後才開始的繪畫人生

劉旭恭除了在小學時曾短暫學過繪畫,其他時間都是自得其樂地亂塗鴉。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時,他突然興起學畫的念頭,便到台北市立美術館找尋相關進修課程。他笑說,因為手製繪本課排隊的人最少,所以就報名了這堂課。在課程結束後,他加入了圖畫書俱樂部,持續進行繪本創作並舉辦展覽,成了改變他人生的第一步。某天,劉旭恭在咖啡館等朋友時,腦中突然浮現了「好想吃榴槤」這幾個字,他將之發展成繪本故事《好想吃榴槤》,結果榮獲信誼幼兒文學獎佳作並出版成書,從此畫稿邀約不斷,成了改變他人生的第二步。

許增巧/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之後,他的人生逐漸轉往專職圖畫作家的路途上。至於許增巧,平日就喜歡邊旅行邊畫畫,或是拿著自己拍下的動植物風景照片來作畫。為了精進描繪人物的技巧,她參加雷驤老師的人形繪寫課。第一次上課時,雷驤老師帶他們到淡水的巷子,一邊講中法戰爭的故事,一邊帶他們畫古蹟,讓她驚覺原來可以用繪畫來記錄生活,而速寫也能讓人更深入觀察一個地方,成為旅行中的特別回憶,於是越畫越有興趣,一期接著一期,連上了兩年的課。

劉旭恭/作品集/台北/臺灣

牽動人生的榴槤效應

沒想到,《好想吃榴槤》意外牽起了劉旭恭和許增巧的情緣。當時,在種籽實小教書的許增巧,把《好想吃榴槤》當成教材。她從繪寫課同學那裡得知劉旭恭的展覽消息,持著向學生們吹噓的虛榮心而想認識他,卻因此和他相識、相戀並結為連理,阿棣正是兩人的寶貝兒子。向來只畫想像世界的劉旭恭,也受到許增巧的影響而開始寫生,一起去上雷驤老師的速寫課。他說,寫生對他最大的影響,是讓畫作的空間感更有層次。他最喜歡畫的是那些在旅途中相遇的人,前往九州旅行時,他甚至還請被畫者在他的畫作上簽名以作為紀念。

阿棣/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不過,他畫最多的人其實是阿棣,在家兼職當奶爸的他,閒來無事就畫阿棣,已經累積一大疊畫作了,真是讓人羨慕的成長紀錄。喜歡旅遊速寫的夫妻倆,還曾帶著阿棣一起參加台南寫生營,不過當時的阿棣還太小,沒有辦法靜下來,讓兩人直呼這是場惡夢。不過採訪這一天,四歲的阿棣已經能乖乖地停下來,用鉛筆或水彩畫出他眼中的風景,喜孜孜地享受來往遊客的稱讚,儼然是個小畫家。

劉旭恭/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夫妻倆的速寫密技

劉旭恭習慣用剩下的水彩紙邊條來速寫,因此每張畫作的長寬尺寸都不相同。他說,速寫時,比例不必太精準,只要憑感覺抓個大概就好。若是時間不夠,他通常會在現場用黑筆描繪出線條,回家再著色。由於他不習慣拍下照片來比對,所以都是把這片風景的顏色記在腦子裡,然後憑印象上色。描繪線條時,因為水彩紙的紋路較明顯,他會放輕筆觸讓線條不連續,來配合紙張的觸感;此外,筆觸輕也比較方便補救修正。至於畫面中的陰影處,可以直接加重黑筆的筆觸描深,也可以上色時再強調,完全看個人習慣。

許增巧/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許增巧則建議,如果想要畫人物的話,不要一開始就畫五官,而是要注意肢體的動作姿態,畫下最吸引你的地方,最後再畫五官,就能畫出傳神的人物。想要畫得好,唯一的秘訣就是多練習,因為在畫的過程中會有新的領悟,也會逐漸熟悉顏料和畫筆的用法,自然就會越畫越好了。她也提醒,在大太陽底下作畫很傷眼睛,最好要速戰速決。

一家三口/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平常夫妻倆其實很少往外縣市跑,陽明山就是他們假日出遊的後花園。他們建議,在台北市內,植物種類豐富又有特色建築的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植物園和士林官邸,都是很好的寫生去處。或是以北投公園為出發點,先畫公園內的溫泉博物館、北投圖書館、梅庭等風格獨特的建築,再散步到地熱谷享受氤氳熱氣。

一家三口/戶外寫生/台北/臺灣

接著續往上行至溫泉路,先畫建於1953年的磚造西洋天主堂,再拾階而上拜訪年代更為久遠、建於1905年的日式禪寺北投普濟寺,是一趟人文氣息濃厚的建築訪勝之旅。近來,劉旭恭常藉工作之便而前往外地旅遊,高雄的愛河愛之船和橋頭糖廠,宜蘭的五峰旗瀑布、羅東林業文化園區和武荖坑風景區,都讓他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推薦值得前往一遊。

劉旭恭
台北人,台大土木工程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圖畫作家、繪本講師,著有《好想吃榴槤》、《請問一下,踩得到底嗎?》等多本繪本,並曾獲第18屆信誼幼兒文學獎首獎。

許增巧
台北人,台大獸醫系畢業,現為小學教師,著有繪本《生態池的故事》,獲得2005年貓頭鷹圖書館手繪書創作銀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