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從屏東到台東,走過百年浸水營古道

2018-06-28 09:00
text Cindy Lee/photo 王辰志

浸水營古道西起屏東枋寮鄉的水底寮,東至台東巴塱衛(今大武),循大樹林山(今大漢山)東、西兩條長稜而開,和緩坡度幾乎成一直線,是橫越中央山脈的最低越嶺點、最短距離,全長僅47公里,成為數百年來使用率最高、壽命最長的古道,昔日卑南人到西部交易或日本總督巡查,都只用一天就走完全程。

不同時代、不同族群的痕跡

清同治13年牡丹社事件後,清朝開始重視台灣,以「開山撫番」作為建設、開發及鞏固國防的政策,光緒3年開始整修三條崙到出水坡,光緒8年(1882)正式開闢成寬68公尺的官道,光緒10年全線完工,稱為「三條崙-卑南道」,也就是現在的浸水營古道。

古道西端的起點是屏東縣枋寮三條崙本(又稱石頭營),沿線設有歸化門營、六儀社營、大樹前營、大樹林營、出水坡營、溪底營,直到海邊的巴塱衛營。

這條道路的歷史可回溯至五百年前,原本是卑南族、排灣族聯絡東西兩岸的社路,荷蘭人殖民台灣時,見到平埔族男女胸前都掛著金鯉魚,認為台灣東部山區產金,其中一條探金路線就是浸水營古道的前身。

鄭成功攻打熱蘭遮城,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諾登攜家帶眷連夜逃亡,提心吊膽的3天2夜,才到達卑南族的領地巴塱衛社。卑南王比那賴威震台灣東部和南部各族的年代,卑南人至西部通商、西部各社向卑南王進貢都取道於此,道光年間,受漢人壓迫的平埔、西拉雅和馬卡道族也是走過浸水營古道,趕著板輪牛車移民至東部。

光緒20年甲午戰爭以前,「三條崙-卑南道」是東西部行旅往來的熱鬧道路,東部運送牛隻到西部販售、傳教士乘轎到卑南地區傳教、清朝官員赴任都要踏上這一條路,未滿3歲的胡適也曾被媽媽抱在懷裡,乘坐簡陋「番轎」顛簸多日,前往台東與父親胡傳相會。

日治時代,6度整修古道,不但具備理番功能,也是電報及郵遞的重要路線,總督巡行全島、日本知名學者進行人文與自然的學術調查、登山健行活動都是古道上的故事。

日治末期南迴公路通車,古道失去主要官道的功能,然而一般民眾買不起昂貴的車票,直到民國五○年代後期,浸水營古道仍然是庶民東西往來的主要道路。民國57年,國防部在大漢山頂建雷達站,開闢大漢林道作為軍用道路,古道西段被車道截斷,東段也因軍事管制而日漸荒廢,只有軍隊步兵跑山訓練時使用。

古道被遺忘在南台灣蔓生的植物間,直到民國81年古道專家楊南郡和徐如林著手探勘調查,才讓浸水營古道重見天日,現在的「浸水營國家步道」為民國94年林務局台東林區管理處重新整修,屬於浸水營古道的東段,以大漢林道23.5公里處為起點,台東姑仔崙吊橋為終點,全長15.4公里。

林務局在路面下埋暗管加速排水,地面適當距離鋪設橫木引導水流,原本泥濘的路面變得乾硬好走,由西向東大多為平緩下坡,路徑明顯,蘊含豐富動植物生態。

沿途經過清代營盤、日警駐在所、排灣族部落和木炭窯的遺址,不同時代、不同族群在古道上留下的痕跡,浸水營古道如同有機體,隨著時間遞嬗和自然天候而改變路徑,因為不斷被使用而生生不息。

進入生態寶庫,從屏東走到台東

中央山脈東西兩側氣流在大漢山脈交匯,又位處冬夏季風氣流輻合帶,浸水營古道平均年雨量高達5,200公釐,海拔高差達1,200公尺,兼具熱帶雨林及雲霧帶森林的特性,溫暖潮濕的環境造就生物多樣性,光是蕨類就有兩百多種,更有珍貴的保育類台灣穗花杉,堪稱台灣生態寶庫。

古道入口到州廳界之間,地貌是力里溪源流區的老年期地形,地形平緩且林下堆積大量腐葉,容易積水,鬱鬱蔥蔥的密林遮天蔽日,山蘇攀附大樹在半空中生長,高大的台灣桫欏和筆筒樹佔領天空。

台灣樹蕨鋪成綠毯,有活化石之稱的南洋桫欏為了爭取陽光而彎曲樹幹,像舞姿曼妙的女郎,長年雨霧羅織一個奇異的蕨類幻境,最符合「浸水營」名稱特色。

偶爾行經樹林破口,大冠鳩和熊鷹乘著上升氣流盤旋,叫聲響徹山林,天氣好的時候,南邊大漢山可清楚看到山頂雷達站,向北眺望排灣族的聖山北大武,雄偉岩塊矗立天際。

州廳界是古道上翻越中央山脈的越嶺點,位於大漢山與姑仔崙山之間的鞍部。跨過州廳界太表從屏東進入台東茶茶牙頓溪流域,從屏東走到台東,聽起來不可思議,其實從登山口下車後也不過步行2.5公里。

浸水營事件

州廳界以後,古道開始下坡,沒多久就抵達浸水營駐在所遺址,清光緒8年就在此設立大樹林營盤址,光緒20年改名浸水營,日治時期新設日警駐在所,現在只留下寬大的平台地基和石砌駁坎,訴說大正3年(1914)發生的浸水營事件。

當時的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下令收繳原住民槍枝,對排灣族而言,獵槍是自保和打獵的重要工具,力里社原本就彪悍而不滿日本人統治欺壓,接到命令後更是群情激憤,力里社眾佯裝打獵後再繳出槍枝,實則趁凌晨襲擊防禦弱的浸水營駐在所。

抗警行動鼓舞了南部排灣族同仇敵愾之心,浸水營道路東西沿線部落紛紛起身反抗,延燒5個月的戰火蔓延南台灣,逼得台灣總督從中、北部調派近兩千名警力和砲隊,還得低頭請求海軍艦隊支援,從枋寮灣開砲,射向排灣族躲藏的山區。

道別血淚斑斑的排灣族抗日史,到達6.3公里的觀景亭約莫中午用餐時間,這是古道全程的最佳展望點,可眺望茶茶牙頓溪谷和翠綠綿延的大漢山。

休息後繼續下行,經過幾乎無法辨認的古里保諾駐在所,就會進入彷如日本森林的柳杉林道,民國五○至六○年代執行「林相變更」政策,砍去原生樹種,全面改種柳杉,沿途見到之字形的寬敞林道,就是為了當時伐木與造林開闢的車道。

出水坡營盤及駐在所是古道東段留下最完整的遺址,光緒8年設出水坡營,曾有屯兵30人的規模,日人在原址設駐在所,一直使用到日本投降才撤除。在涼亭放下背包,走入涼亭後方不起眼的小徑,就能看到叢林間的石牆,遺址分為上下兩個區域,以斜坡道連接,下層有兩棟水泥屋基座、儲水槽和升旗台等。模仿考古學家仔細探勘,地上散落的醬油瓶、酒瓶還印有 NIPPON 字跡。

駐在所西方約100公尺的上坡處,另有出水坡神社遺址,沿古道繼續下行,排灣族部落的石板屋聚落分佈在駐在所周圍,從駐在所完善的功能和石板屋數量,不難想像當時這裏的熱鬧景況。

浸水營古道不只植物種類豐富,根據最新調查,發現至少有2,620種昆蟲,打破台灣自然保護區及國家公園的昆蟲種類紀錄,此外,還能見到包括刺鼠、台灣獼猴、台灣山豬、白鼻心、麝香貓、山羌、穿山甲等台灣特有種或保育類動物。

過了出水坡遺址,路邊經常可看到拳頭大小的洞穴,洞穴外堆著新挖的濕土,這些就是穿山甲挖的洞穴,穿山甲特別膽小,喜歡在傍晚出現覓食,若能遇見必是特別幸運!

過了通往出水坡山三角點的登山口,古道兩旁逐漸出現高大的原始闊葉林和相思林,民間使用相思樹燒製木炭,為經濟來源之一,因此低海拔的古道旁常可見到木炭窯。木炭窯之後的道路忽然急速下切,進入全程最陡峭的一段路,在新姑仔崙駐在所的解說牌旁邊遍尋不著石階駁坎遺址,可能南台灣植物的生命力驚人,一段時間沒有人行,又掩藏在自然之中了。

清代溪底營盤址位於茶茶牙頓溪和姑仔崙溪匯流點的上游平台,清光緒18年,胡適的父親胡傳初到台灣,被任命為「全臺營務處總巡」,代理台灣巡撫至各地視察和勞軍,他第一次乘轎走過浸水營古道,就曾在溪底營過夜,憂慮屯兵吸食鴉片、軍紀渙散。

步道出口,大正15年的吊橋遺址僅剩橋衍,孤零零地守著先民記憶,2008年完工的姑仔崙吊橋幫助這一代的健行旅客跨越茶茶牙頓溪,吊橋前方一隻隻使用過的木杖整齊排列,傳承給下一位行者,就像浸水營古道延續五百年的故事,未完待續。

浸水營古道
access 古道東西路口均無大眾交通工具可到達,建議事先聯絡屏東枋寮的接駁車業者,於台鐵枋寮車站搭乘9人座小巴士至古道西口,並於約定時間至古道東口接送至台東大武火車站,每人平均費用約800元,或是建議參加專業生態導覽解說團隊的行程。
note 沿途無水源,請攜帶足夠飲用水。梅雨及颱風季節多雨潮濕,出發前請至林務局網站查詢古道開放狀況。

林務局台東林區管理處
add 台東縣台東巿廣東路297
tel 089-324-121
web  taitung.forest.gov.tw

東方足跡台灣生態導覽解說團隊
tel 0986-808529
web  www.footprint.tw

旅人誌7月號限定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