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坐臥亞得里亞海,杜布洛夫尼克

2018-01-30 21:00
text 莊幃婷 /photo MOOK
Dubrovnik

聽著小田和正的輕快音樂,陽光一路伴隨,映入眼簾的色彩飽和得像天使特別調過色,一艘艘停泊海灣內的小船、遠方的豪華遊輪和岸邊悠閒垂釣的人們,組成一幅和諧的海港風景。

Dubrovnik

杜布洛夫尼克是克羅埃西亞最受歡迎的世界遺產城市。其中極具代表的老城就坐落在達爾馬齊亞海岸南端的一塊石灰岩脊上,從高處俯瞰,強大厚實的米白色城牆包圍著斑駁紅色磚瓦,清澈湛藍的亞得里亞海三面環抱,彷彿一片攤在海面上的巨大貝殼。

Dubrovnik

這裡曾經是一座繁華的地中海貿易中心,15、16世紀時,商船艦隊超過500艘,海權力量僅次於威尼斯,之後的文藝復興運動也讓此地藝術、建築文學、科學發展達到巔峰,可說是杜布洛夫尼克的黃金年代。

Dubrovnik

儘管1667年經歷一場毀滅性的大地震,近代又爆發克羅埃西亞與塞爾維亞人之間的武力衝突,杜布洛夫尼克仍然把古老遺產完完整整地保存下來,而贏得「斯拉夫的雅典」稱號。來到這樣歷史氣息濃厚的古城,一定要以漫步的姿態,好好感受一磚一瓦帶來的心靈悸動。

Dubrovnik

永不褪色的老城

由於整座城市被包圍在古老城牆之內,必須先穿過護城河和城門才能一窺究竟。皮勒城門(Gradska Vrata Pile)與普洛查城門(Vrata od Ploča)這兩座城門是杜布洛夫尼克舊城的兩個主要出入口,我們從西邊的皮勒城門進入,作為舊城之旅的起點。

Dubrovnik

普洛查城門在城的另外一頭,面對一座小碼頭,外觀與皮勒城門相似,位於勒維林(Revelin)堡壘下方,堡壘建造於1580年,是全城最後興建的一座堡壘,城門與堡壘之間由一條護城河隔開,層層守護城市的安危。

Dubrovnik

灰褐色城門似乎只差身穿鎧甲的守衛衛兵,近距離觀察滄桑歷史所帶來的斑駁印記,反而更顯老城獨一無二的堅毅氣質。建於1537年的皮勒城門外觀是文藝復興式的拱門,城門上有一尊杜布洛夫尼克最古老的雕像聖布萊斯(St. Blaise),他是這座城市的守護神,城內還有一座聖布萊斯教堂。值得注意的是,這尊雕像可是出自名雕塑家梅什托維契(Meštrović)之手。

Dubrovnik

在地市集的溫暖人情

從皮勒城門一進城,就可以看見大歐諾弗利歐水池(Onofrijeva Fontana),許多年輕背包客在此接引清涼的泉水飲用,順道坐在水池畔休息片刻。這座建於1438年的大水池是杜布洛夫尼克城地標之一,由那不勒斯水利工程師歐諾弗利歐(Onofrio)設計,他同時打造了早期城內主要的供水系統,水引自12公里外的 Dubrovačka 河。

Dubrovnik

最早的時候水池有兩層,上頭裝飾著許多雕刻,但毀於1667年的大地震,如今只剩下16個出水口面具雕刻,而每一個面具雕刻都極為細緻。在史特拉敦大道(Stradún)另一端盡頭,還有一座小歐諾弗利歐水池,屬於同一個供水系統,主要供水給羅日(Luža)廣場上的市集,不時可見鴿子飛來飲水、順便洗澡的可愛模樣。

Dubrovnik

趕在中午之前,來到伊凡‧貢杜里茲市集廣場(Ivan Gundulić Square Market)逛逛在地市集。這座位於教堂階梯旁的露天市集,圍繞著正中央杜布洛夫尼克著名詩人伊凡‧貢杜里茲的雕像向外蔓延,不僅當地人來採買,更吸引許多好奇旅人駐足。

Dubrovnik

在人來人往、摩肩擦踵的歡騰氣氛中,更可以切實感受在地純樸熱情的人情味。除了一般的水果蔬菜之外,也有不少代表在地的薰衣草、橄欖油、酒、刺繡等地方特產和手工藝品。

Dubrovnik

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香氛商品與精緻刺繡,還有泛黃的手繪舊地圖與老舊皮革記事本,不自覺沉溺在舊時光與舊事物的美好中。

Dubrovnik

沿著城牆探險

老城區放眼望去,環繞城牆的半圓形堡壘共有十餘座,隨著不同時代興建,各有不同的功能和形狀,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明闕塔守望塔、聖約翰堡壘(Tvrđava Sv. Ivana)與波卡爾塔(Bokar Tower)這三座。準備好攀爬的決心和體力,開始逐步攻克堡壘。

Dubrovnik

印入眼簾的厚實城牆建於13到16世紀,隨著不同時代面對不同敵人,城牆不斷加寬、加高,直到今天,都還穩穩屹立、完整無缺。圍牆加上堡壘的總長度將近2公里,有些地方高達25公尺,如果沒有好腳力恐怕難以完成這個挑戰。

一路上隨著城牆高高低低爬上爬下,每一個轉彎、每一個眺望點所呈現的完美畫面,都造成視覺上的強烈衝擊,至今還深深烙印心中。因為全程沒有遮蔽物,我們選擇了黃昏時攀登,此時有最美的光線,氣溫也最舒適。

Dubrovnik

沿著城牆漫步,第一站抵達的明闕塔守望塔造型就像西洋棋中的城堡,扼守整座城的制高點。

Dubrovnik

建築本身於1453年由佛羅倫斯建築師麥可羅佐(Michelozzo,1396-1472)設計,並由達爾馬齊亞偉大的建築師喬治‧達爾馬齊亞(Juraj Dalmatinac),旭本尼克大教堂的建造者接續完成。塔身一度充作儲水用的水塔,並以貴族明闕塔(Minčeta)家族命名。

儘管攀登城牆的費用高得令人咋舌,卻是來到杜布洛夫尼克老城一定得付出的,絕對值回票價。它不僅是杜布洛夫尼克的精神象徵,登城覽景,更能把整座老城建築、遠山、近海、島嶼、遊艇、走動的人群,全數盡收眼底。倚著城牆,靜靜享受璀璨晚霞與晚風拂面的宜人,旅行,就是在流動與靜止之間,找到最佳的平衡。

Dubrovnik

移動的絕世美景

雖然沒有魔力,無法像魔女琪琪一樣騎乘掃帚飛翔,但還是可以搭乘纜車,從不同角度欣賞這個知名劇作家蕭伯納口中的「人間天堂」。

Dubrovnik

在停駛了19年之後,杜布洛夫尼克在南斯拉夫時代最受歡迎的山頂纜車終於在2010年復駛,儘管票價不便宜,卻是一個快速且省力的方式,從山頂最高角度俯瞰全杜布洛夫尼克舊城。對比昨日攀爬城牆的氣喘吁吁,今日顯得優雅輕鬆許多。

Dubrovnik

纜車連結城牆北緣和瑟爾德山(Srđ),兩地落差405公尺,1969年開通,在1991年戰爭爆發之前,曾經搭載過250萬名遊客。

Dubrovnik

如果已經從城牆上欣賞過杜布洛夫尼克紅磚瓦屋頂全景,那麼來到瑟爾德山則是全然不同的視野,不僅角度更高,全杜布洛夫尼克城的輪廓一目了然,鄰近的洛克盧姆島,還有遠方的艾拉斐提群島(Elafiti)、米列群島(Mljet),一座座大大小小島嶼浮沉在閃亮亮的晶藍海水間,天氣好的時候,視野甚至可達60公里之外。

Dubrovnik

山頂纜車站旁,有幾間倚靠在山崖邊緣的咖啡座和餐廳,選個舒適的角落,迎著日光,藍天白雲為被,腳下就是美得不可方物的深藍淺藍,慵懶地輕啜一杯咖啡,或是當個一日畫家,拿起素描本,將眼前這片絕世美景畫下,身處桃花源,沒有什麼是過於詩情畫意的。

│未成年請勿飲酒│

攀登城牆
note  攀登城牆共有3個入口,一在皮勒城門,一在多米尼克修道院附近,一在海事博物館附近。 

纜車Cable Car
add Petra Krešimira 4. bb, 20000 Dubrovnik
access  位於城牆北門步行約1分鐘
web www.dubrovnikcablec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