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10月號 旅人誌

超人氣JR東日本只見線:記憶秋日的花火,倘佯楓紅的夢幻列車

2019-08-22 09:00

text MOOK / photo 片桐英行

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趁著大雪尚未冰封這塊大地,我們乘著只見線的普通列車,穿越東北奧會津地區,狩獵秋日的果實與紅葉。列車自會津若松站出發,穿越繁華盡落的城下町、矗立著紅磚屋與窯灶的陶器街,湛藍的天空下灰撲撲的煙囪今日依舊忙碌的工作著。而後群山漸次在視野極盡處款款浮現,列車劃過盆地間的廣大平原,從會津高田站至根岸站,棋盤格似的稻田在秋日午後閃耀著各種層次的金黃瑩翠,像是給大地蓋上了金蔥與綠絹織就的百衲被。

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山鑾間的濃豔絕倫

而後跨過古鎮航向山城,當通過會津坂本站,只見川在右手邊緩緩滑過,視野漸次從蔥籠翁鬱繁衍成一片迷媚眾生的奼紫嫣紅,紅葉宛如錦繡般奔流匯聚,映照在蜿蜒的河道上幻化成朦朧而炫麗的花火。就在會津檜原站下車吧!

紫色拱橋/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往西行有一處私房景點,是在北側右岸望向第一只見川鐵橋,紫色的拱橋橫跨只見川,秋日的時候紅葉滿山遍野的開,虹橋上一台綠色的普通列車疾駛而過,載著人們去「紅葉狩」。若是秋老虎不發威,川面蕩漾起一片霧靄,山谷間澄黃、赭金、深緋、胭脂紅,所有的色彩濃豔絕倫,倒映川畔一片流金燦爛,瑟縮冷風中卻不住心蕩神馳,那美真要讓人落淚了!

原野/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奧會津地區有一種無法言明的魅力,而我想透過鏡頭,讓這份魅力化為具象。在奧會津,我們看不到便利的商店與現代化的建築,雖是被稱之為秘境,卻是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有著『甚麼都沒有的豪奢』(何もないぜいたく)──豐沛的自然,我們已然失去的、屬於日本式的溫暖情懷,還有讓人得以忘卻時間的閒適自得。

故鄉/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四季流轉,皆能與美景相遇。」攝影家片桐英行先生說。那是父母的故鄉,也是自己魂縈夢繫的地方。一幀幀的照片,每一張都是一幅畫、一首詩、一個唯有自己到得了的地方,也是一個亟欲與人分享的故事。偶然邂逅片桐先生的作品,「這麼美,美得令人心碎。」懷著這樣的嗟歎而聯繫上了片桐先生,他卻另有想法。

迷霧/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靜寂的註腳

這的確是個令人心碎的地方,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再加上同年7月的豪雨,只見線至今依舊屬於分段通行。尤其奧會津是個豪雪地帶,冬季經常停駛,在壯麗絕倫的幽谷絕境的背後,是個柔腸寸斷所以分外隱晦神秘、冬季封凍難行所以刻苦經營的路線,「祕境」這個字眼其實是不可承受之輕。

紅葉/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這是只見線的現實面,如果讓讀者有不切實際的幻想,片桐先生寧願拒絕作品的曝光,所以在振興日本東北觀光的前提下,片桐先生找尋作品中至今依舊通行的路段,第一次與台灣的讀者分享,並想望今年的秋天、只見線的紅葉依舊燦爛。

舊車站/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只見線除了秋日的紅葉動人心魄,鐵橋也是風景中最靜寂的註腳。從第一鐵橋上車繼續前行,在會津宮下站與早戶站之間會經過只見川第三鐵橋,直線行的鐵橋在秋季時可以拍攝到列車自隧道橫衝而出、衝出一片怒放的紅艷山頭的畫面。而在會津水沼站與會津中川站間,半月形的只見川第四鐵橋橫跨兩座山頭間,春寒料峭的清晨,水霧自川面冉冉而升,鋼骨結構有一種異樣的美。

列車長/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再過去就快要到尚封閉的路段,開車從國道轉向蜿蜒的山徑,望向依傍著河灣的邊城小鎮,冬季大雪紛飛的隔日清晨,整座山頭幻化為雪白的邊境,霜雪封凍的天地間,唯有河灣上一片被雪給染白的聚落,襯著嶙峋的山勢與波平如鏡的河道,倒映出雙面阿爾卑斯山。

只見線列車/東日本
圖片版權 / ©片桐英行

但片桐先生還是最愛第一鐵橋,私心地還是多挑了幾張第一鐵橋的作品給我,「第一鐵橋在日本的鐵道迷之間十分出名,但我想的是,拍攝出誰也不曾見過的光景,因而數度造訪。但是我想說不定,也只是單純的喜歡這片風景,如此而已。」

片桐英行(Hideyuki Katagiri)
1979年生,33歲。除了上班族的身分外,著迷於日本福島縣會津地區、特別是只見線沿線風光,5年間數度往來該地,為只見線留下豐沛的影像紀實。曾獲得第45屆佳能(CANON)攝影大賽首獎,日本寫真作家協會JPA公募展獎勵賞等攝影獎。

只見線
time 詳情請洽官方網站。
web www.jreast.co.jp

10月號 旅人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