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訂閱12期+F1F2 科技好眠枕

奢華旅行,攀登貝里斯天空之城

2018-01-19 20:00

text Wei /photo 李文欽

Caracol

探訪貝里斯最大的馬雅城邦遺址「Caracol」,登上馬雅金字塔「天空塔」,俯瞰茂密的原始雨林,聽馬雅後裔說古道今,並一遊雨林區的壯觀瀑布群。

Caracol

中美洲的「馬雅文明(Maya Civilisation)」,美洲三大古文明之一,範圍自墨西哥南部的猶加敦半島至宏都拉斯一帶。貝里斯位於馬雅古文明區,境內城邦遺址的發展時期自西元前2,000年的馬雅前古典期至16世紀西班牙殖民。貝里斯東部雨林區(Cayo District)的七座馬雅城邦遺址中,Caracol 是規模最大的一座。

Caracol

由雨林旅宿 Chaa Creek 的馬雅裔嚮導 Ricky 驅車帶領,越過景觀奇異的山松山脈(Mountain Pine Ridge Forest Reserve),沿迂迴山徑抵達隱於深山老林中的馬雅遺址 Caracol。

Caracol

天空之城,Caracol

「古文明大多發源於河流,猜猜看,為什麼馬雅遺址會建立在這樣的窮山僻壤?」站在 Caracol 遺址最高的馬雅金字塔「Caana(天空塔)」前,Ricky 丟出一個問題,勾起人們聽故事的好奇心。

Caracol

解讀馬雅文明,必須先了解馬雅人的世界觀。馬雅人認為,世界分為上(天堂)、中(人間)、下(幽冥)三界,山是眾神的居所,洞穴則是幽冥的入口,建城於山,是為了更接近神。

Caracol

認為自然萬物皆有神性的馬雅人,取自然景觀為符號,轉化在建築元素之中。馬雅金字塔即是山(witz)的轉化,其間建有宮殿、神廟,是王室成員和祭司(Shaman)的居所,並在金字塔舉行與神溝通的儀式,透過金字塔和儀式,以宣示統治的正當性和神聖性。

Caracol

金字塔底下並建有墓室,是洞穴(下界)的轉化,埋葬王室成員,積存能量以鞏固王權。

Caracol

位於馬雅山脈的「Caracol Mayan Ruins」,馬雅名「Ux Witz Ajaw」,意為「三山之王」,典出馬雅的創世神話《開天三石》,Caracol 是西班牙語的「蝸牛」,在考據出原名之前,這些遺址大多以其景觀特徵為名,蝸牛是形容 Caracol 城外山路的曲折。

Caracol

Caracol 坐落貝里斯第一大雨林生態區 Chiquibul,毗鄰瓜地馬拉邊界,海拔高度460公尺,佔地約168平方公里。城邦發展歷史最早可溯及西元前1,200年,在古典期晚期臻至巔峰,人口曾多達12萬人以上。Caracol 目前挖掘出來的部份,是主金字塔「天空塔(Caana)」所在的三座廣場群。

Caracol

天空塔(Caana)佔據城邦的制高點,坐落主廣場正北,其他三座小型建築各據三方,位置經過精密計算,為儀式演說的場合製造最大的回音效果。塔高42公尺,是貝里斯最高的馬雅建築,塔上建有四座宮殿、三座神廟,塔內墳塚百座,塗飾了白灰泥,陡峭臺階強迫攀登者俯首彎身,藉此展示神威和王權。

Caracol

登上天空塔,Ricky 拿一根樹杈示範馬雅人如何找尋「神祇」,雙手緊握杈枒兩端,過了幾秒,竟看見樹杈彷彿被一種神祕的力量往下壓。「這裡是這座山頭能量最強的地方,」Ricky 解釋道:「馬雅人認為這就是神祇所在的證明,所以他們把王宮和神廟的金字塔建在這裡。」

Caracol

隨著城邦規模和人口的成長,統治者的威勢日盛,必須大肆建設以彰顯權力,這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人口成長代表糧食需求的增加,需要更多的耕地,馬雅的傳統農法為火耕,砍樹燒地以種植玉米,建築塗飾的灰泥以石灰岩燒製,亦需要大量柴薪,於是大面積的森林消失,氣候改變,在古典期末期(紀元800至1,000年)造成一場長達兩百年的嚴重乾旱。

Caracol

為了祈雨,人們往洞穴向雨神 Chaac 獻祭,但再多的儀式也無法帶來雨水,人們開始質疑統治者,最後終至棄城,遷往有水源的低地。旱災即是造成馬雅文明第一次衰落的主因。

Caracol

「這是馬雅的一課。」Ricky 說:「從這段歷史我們學到,不能貪得無饜地榨取大自然,資源一旦耗竭,自然終將反噬文明。」為延緩全球暖化,發展綠色產業是世界趨勢,觀光即是其中一項,所以到貝里斯和中南美洲旅行,讓這些國家得以觀光收益取代砍伐雨林的林木業,是非常重要的。

Caracol

穿過山林,探訪其他兩座廣場。經過了祭臺圓石、作為儀式活動之一的球賽場地、觀天象的瞭望臺、汲水池,看金字塔牆面太陽神 K’inich Ajaw 夜間化身的花豹石雕、刻了馬雅象形字和圖騰的石碑和石柱。

Caracol

林間生長著馬雅的生命之樹「爪哇木棉」,筆直高聳的枝幹連結了三界,在創世神話中與開天三石一起奠基了新世。樹梢飛過貝里斯國寶的彩虹巨嘴鳥,草地上忙碌的切葉蟻高舉碎葉列隊遊行,除了死寂的塔樓建築,天地之間充滿了自然的盎然生機。

Caracol

登上這座最接近天堂的高塔,俯瞰腳下一片綿延成地平線的綠,那片曾經消失的森林,在數百年後又重新覆蓋了馬雅古文明之境,巍峨的高塔城樓,道出了昔日的繁華勝極,轉瞬卻都成了雲煙過眼。

Caracol

想當年的市井鼎沸,對比今日的蕭疏頹敗,令人慨嘆,卻也令人豁然開朗──其實無常才是世間定理。無常這件事,平日沒什麼存在感,在這滿眼的廢墟遺址前,竟是意外地衝擊人心。

Caracol

考古出土,蘊含飽滿文化與歷史風情的馬雅石雕。

山松山脈森林生態保護區

雨林的馬雅風景

自 Caracol 返回 Chaa Creek,途中再次經過「山松山脈森林生態保護區(Mountain Pine Ridge Forest Reserve)」,薄薄紅黏土層下是花崗岩斷層,是馬雅人用來製作陶器和研磨石的原料,上方密密生就一山加勒比松的原生林。

山松山脈森林生態保護區

此區有數座地形壯觀的瀑布,通常會在 Caracol 遺址之後順道遊覽,或專程前來健行探險。瀑布中最著名的是數十座瀑池疊砌而成的「Rio on Pools」、中美洲最高的千呎瀑布「Hidden Valley Falls」、需下切陡峭溪谷的「Big Rock Falls」、景色清幽的「Butterfly Falls」,並有一座壯觀如大教堂的河穴「Rio Frio Cave」,也是著名的馬雅遺址。

Sak Tunich Art Gallery

沿道的一座小村 San Antonio Village 則有一座馬雅工藝的小展館「Sak Tunich Art Gallery」,沿山一片是馬雅雕刻家 Jose Magana 以白石灰岩打造的當代馬雅金字塔,故以 Sak Tunich(白石)為名。

Sak Tunich Art Gallery

Jose 出身工藝世家,自幼師從父親習石雕、木刻和製陶,建金字塔是他的童年夢想之一。「金字塔是馬雅人的信仰,信仰是認同的基礎,有了認同才能產生向心力。」Jose 說:「我想為族人創造一個凝聚信仰的象徵,保存我們的傳統文化,這是身為馬雅子孫的責任。」

Sak Tunich Art Gallery

Jose 自認扮演一個承先啟後的角色,保留傳統文化,留予後世。打造一座當代金字塔,同樣有著山和洞穴的隱喻,在這處活的歷史現場,為馬雅的年輕世代開設工作坊,教授傳統工藝、舞蹈和草藥知識,或舉行馬雅婚禮之類的傳統儀式。

Sak Tunich Art Gallery

除了文化推廣,Jose 亦不忘本職,閒暇時間致力於工藝創作。他的石雕作品十分值得收藏,黑白二色的石灰岩,雕刻了馬雅的傳統圖騰和符號,例如象徵快樂和愛的蜂鳥、代表富饒和好運的魚,以砂紙打磨後上蠟,完成一方方雕工別致、玲瓏可愛的石雕作品。

Sak Tunich Art Gallery

2014年,Jose 的小展館和金字塔被貝里斯政府列為「未來的古蹟」,他的馬雅文化復興計畫也頗受各界矚目。看了馬雅古文明的輝煌過去,也必須到 Jose 創作的當代金字塔,聽馬雅後裔說說充滿希望的當下和未來。

Caracol Mayan Ruins
add Chiquibil Forest Reserve, Cayo, Belize
web www.caracol.org

Sak Tunich Art Gallery
add San Antonio Village, Cayo, Belize
tel +501-650-0815
email saktunich@gmail.com
FB Sak-Tunich

The Lodge at Chaa Creek
web www.chaacreek.com

 

藝術至上,世界設計旅宿大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