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er luxe 奢遊 祕旅
2月號訂閱優惠

台東轆轆溫泉,野溪露營趣

2017-10-22 10:00

text 古鎮榮/photo 周治平

台東

秋冬之際,泡湯是許多人度假的優先選擇,然而開車直抵溫泉飯店似乎有點平凡,也缺乏挑戰精神,要是能越過一座山頭,來到四下無人的野溪溫泉,在大自然的交響樂聲中生火野營,才是真正的冬日戶外經典。

台東

既然要在野溪溫泉露營,當然要找一個最「遠」的目的地,此次選定的目標是位於台東縣海端鄉的轆轆溫泉,雖然距離台20線南橫公路不遠,然而從登山口先爬升200公尺、再下切溪谷800公尺的山徑,卻對健行者的體力形成相當大的挑戰,加上要背負露營及野炊所需器材設備,想要親炙麓麓溫泉的野溪風光可沒那麼簡單。

台東

天雨路滑,摸黑下山

雖然出身花蓮瑞穗,然而早已搬家住在南橫新武部落的帥哥嚮導馬男,對於前往轆轆溫泉的山徑瞭若指掌。馬男長期受雇於慕峰登山公司,與人稱「賴桑」的賴介中合作愉快,在出發的那一天早上,馬男才風塵僕僕地從嘉明湖趕下山來,和我們在登山口碰面,他說:「前往轆轆溫泉的山徑叉路多又崎嶇,最好是請當地的嚮導帶路,我平均每兩個月就造訪轆轆溫泉一趟,有時候是帶遊客探訪,有時候是幫學校教授們研究生態、採集標本。」

由於我們一行人也是當天才從台北搭火車南下,抵達登山口時已是午后時分,又遇到霪雨霏霏的天氣,擔心天色變暗及天氣轉壞的馬男,忍不住催促大家將背包裝束好,及早出發。

台東

從南橫公路下馬部落附近的產業道路搭接駁車上行,經過約20分鐘的顛簸,抵達有著廢棄工寮的轆轆溫泉登山口,馬男表示,這條路線一部份曾經是原住民獵道和日治時期修築的古道,大約20多年前一支專門探勘台灣野溪溫泉的登山隊在發現轆轆溫泉之後,才有越來越多慕名而來的健行客造訪這條越嶺道。

馬男指出,平時一般人約需3至4小時方能抵達轆轆溫泉,由於天雨路滑加上秋冬天黑得早,我們可能要比平常多花一點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

台東

精疲力盡大考驗

對自己健行功力一直很擔心的 Apple,即使在出發前上網蒐集了許多資料,仍然頻頻對沿途路況和所需時間發問,馬男笑著說:「走就對了,我會把大家安全帶到那裡的!」正當大家在抱怨前一天還風和日麗的天氣為何突然轉壞時,默默走著的 Grace 才坦承自己有「雨神」的封號,原來她常常帶著公司員工到戶外郊遊健行,順便實測自家產品的耐受度,只見她露出尷尬的笑容:「可能是老天爺聽到我的心聲,每次出門都會颳風下雨,讓我們能仔細地測試產品極限。」聽畢大家笑著直說找到元凶了,走在濕滑的路上雖然心中無奈,但歡樂的笑聲卻未曾在山徑上中斷過。

台東

不知是雨勢抑或初次造訪的猶豫,遲滯了一行人前進的速度,當我們抵達標高1400公尺的高點準備下切時,馬男要求眾人扭亮頭燈,雖然 Apple 覺得天色還亮,但嚮導的命令相當堅決:「接下來的路段都在森林裡,又是下坡,如果沒有清楚的視線,很容易滑倒或受傷。」一走進樹林裡,眾人就明白馬男所言不虛,在海拔一千多公尺的山徑上樹木枝葉茂密,除了會遮蔽天光之外,盤根錯結的樹根對健行者的專注力也是考驗,隨著天色變暗,大家滑倒的頻率也漸漸升高,從一開始的驚呼連連,到後來的習以為常,樂天的Apple還說:「我現在終於知道屁股為什麼要長這麼多肉了,就是讓人摔倒的時候用的!」

台東

在天色全黑之後,眾人行進速度更加緩慢,路途的驚險卻未隨之減少,即使經驗豐富的攝影記者,也曾一度滑落山谷5公尺,幸而無恙,就在頗有耐性的Grace也忍不住問還有多久才抵達時,馬男指著從河谷穿過樹林的微弱火光說:「那裡就是營地,看來今晚我們有夥伴了。」沒想到這「最後一哩路」走來特別艱難,已經雙膝無力的 Apple 幾乎是坐著往下滑,而抵達溪谷前的步道循著山澗而下,更是讓大家精疲力竭,最後花了5個半小時,我們終於抵達了大崙溪畔海拔560公尺的轆轆溫泉。

台東

身上分不清汗水和雨水的眾人,即使狼狽還是分工整地搭營、埋鍋造飯,在換上乾爽衣物、酒足飯飽之後,終於可以好整以暇地圍著營話家常,Apple 率先發難:「我覺得事前的調查都是紙上談兵,不管別人怎麼形容,都沒有自己走一遭來得真切!」而穿上雨褲、笑稱有達到測試目標的 Grace 則說:「途中有好幾次都不免覺得路途遙遠,當初為何要答應來這一趟,但抵達目的地之後可以泡溫泉,是支持自己走下去的力量。」

台東

而兩人的心裡,已不約而同開始擔心明天回程的路途,可惜天色已晚,野溪溫泉要第二天才有機會泡,而馬男也宣布一起床就會帶大家去上游看轆轆溫泉的泉源露頭,在期待美景的心情下,眾人於淙淙溪水聲中沉沉睡去。

台東

探訪溫泉泉源,霧氣氤氳的壯闊溪谷

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每個人,都說帳篷裡好溫暖,原來轆轆溫泉附近的溪床底下就有地熱,整晚帳棚下的沙地不斷送上陣陣暖意,大家都睡得滿頭大汗,幾乎用不上睡袋了,馬男說:「這也是轆轆溫泉才有的天然電毯喔!」吃完早餐,一行人就逆流而上,沿著河岸前往上游的源頭,才走不消十分鐘,就遠遠望見霧氣氤氳的河谷,由於冷熱交會產生大量水氣,讓整個山谷更添神秘色彩,也激起大家冒險的因子。

台東

經過溯溪、攀岩和渡河之後,我們抵達了轆轆溫泉的源頭,接近沸點的滾燙熱水就從溪床中源源不絕地湧出,看到此番絕景的兩位女主角終於擺脫前一晚的疲累,興奮地拍照留念,經常出國滑雪的 Apple 說:「沒想到台灣還有這麼美麗的地方!」Grace 也說:「雖然已經看過別人拍的照片,然而自己親眼目睹,還是覺得不同凡響!」

台東

雖然美景宜人,但是接下來的野溪溫泉挑戰任務可是讓帥哥嚮導馬男傷透腦筋,由於溫泉露頭湧出的水溫度太高,溪水又過於冰冷,要完美地調和出適當的水溫,做出野溪溫泉池有相當程度的困難,最後在安全考量下,我們放棄了在泉源溪谷泡湯的念頭,改回營地泡足湯。

台東

在轆轆溫泉泉源下游約一公里內,山壁上處處都是溫泉露頭,在溪床附近也有許多地方有溫泉湧出,只要在溪畔將沙地挖深,再引入適當溪水,就成了坐看山谷的天然足湯,兩位女主角不僅一邊泡腳一邊聊天,愛惜裝備的 Grace 還發現溫泉的另一妙用:「用溫泉洗裝備不用怕水太冷,洗完之後放在會發熱的沙地上烘乾也很有效率!」正當眾人嘲笑說回程路還沒走完,為何要洗裝備時,馬男也宣布該拔營啟程回家了。

台東

回家的路途一樣天候不佳,上升近900公尺的濕滑山徑又將大家的體力消耗不少,在後半段天黑使用頭燈的情況下,即使下坡的200公尺高度也耗去不少時間和體力,終於在花了7小時之後,一行人平安抵達登山口,馬男笑說:「你們這次讓我全程(來回各半)都用上頭燈,也是我的初體驗。」兩位累到幾乎說不出話來的女主角在被問起下次還想不想再來轆轆溫泉時,則異口同聲說:「這樣的經驗,一輩子體驗一次就好了!」

天龍溫泉飯店

南橫之星,溫泉SPA 療癒身心

雖然回程時間延誤,不過幸而我們預定入住的天龍溫泉飯店就在不遠處,從登山口約半小時車程即可抵達,而早已準備好飯菜的女主人,人稱「南橫張姐」的張紅雲一見到我們,就語帶責備地說:「你們怎麼這麼晚才出來,讓我們好擔心,一直為你們祈禱呢!」溫暖的關懷和一整桌的原住民風味餐,是疲累的身心最好的慰藉,對於全身泡在暖呼呼的溫泉裡已經期待兩天的 Grace 說:「今晚終於可以泡個溫泉、睡個好覺!」大腿已經開始隱隱作痛的 Apple 則是希望溫泉對於自己的雙腿能有一些療癒作用。

天龍溫泉飯店

第二天一早,在張姐的帶領下,我們前往附近的六口溫泉煮蛋、泡腳,張姐說:「這附近的溪谷原本有許多溫泉露頭,在溪床自己動手挖就能泡野溪溫泉,不過八八風災後已面目全非。」主管單位為了遊客安全,將溫泉引至南橫公路旁,打造成六口溫泉池,三口高溫池可以煮蛋、三口低溫池可以泡腳,成了遊客們駐足停留,欣賞對岸黃金溫泉瀑布的最佳景點。

天龍溫泉飯店

回到飯店之後,兩位女主角把握機會,利用飯店的溫泉SPA池好好慰勞辛苦了兩天的肌肉群,除了早已鐵腿的雙腳,還有背負不少重量的雙肩,正好以 SPA 水柱消解疲勞,Apple 說:「爬完這麼操的山路之後,還好有多休息一天,不然真不知道明天要怎麼去上班。」

台東

而心繫公司業務的Grace也說:「此行發現許多健行及露營的魅力,回去會和同事們腦力激盪一番,說不定下一次員工旅遊就是去露營!」在回程的火車上,兩位女主角滿足地享用池上便當,當她們再次途經這個便當小販吆喝聲此起彼落的月台,一定會想起那一個深秋溪谷的野營之夜。

露營最佳拍檔
陳盈璇 Connie Chen
為了實現父親自創品牌的夢想,自美返國在自家Hakers哈克士戶外擔任品牌總監的 Grace,有著與纖細外表極不相稱的堅韌意志,雖然上一次露營的經驗可追溯到小學時期,為了實際測試自家產品的野外耐受度,毅然接受此次挑戰。

黃之蘋 Apple Huang
而也曾赴美進修的服裝設計師 Apple,不論是衝浪、攀岩或滑雪都有涉獵,唯獨對自己的腳力沒啥信心,但勇於接受挑戰的她,最大的武器就是「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的信念。

天龍溫泉飯店
add 台東縣海端鄉霧鹿村1-1號
tel 089-935075
web www.chiefspa.com.tw

轆轆溫泉
入山申請手續
進入轆轆溫泉必須先至台東關山分局辦理入山證(可當天辦理)),入山前則於霧鹿派出所辦理登記。大崙溪屬魚類保護區,禁止捕捉或垂釣魚類行為。
交通指引 台20甲線南橫公路191.5k處轉入下馬產業道路,至廢棄工寮登山口車程約20分鐘,路況不佳且岔路多,非四輪傳動車輛或有當地嚮導帶路,勿輕易嘗試。

慕峰登山嚮導有限公司
tel
0937-050-957,02-2369-3385。
FB 慕峰登山嚮導有限公司

 

2019【大人的美好學堂 春季班】